• Subcribe to Our RSS Feed

《華光靈應》

華光供奉20年金母像婚禮顯神跡

文/昔友

2014年8月16日,在中西的日暦中,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星期六,然而在無形的法界,卻是一件大轟動的日子。因為,華光雷藏寺一年一度賀金母誕金母出巡和義子女結盟正是選在此日。
8月2日清晨6時,華光雷藏寺住持釋蓮慈上師正禪定中,光明中忽顯現一畫面:天樂悠揚、天花飄飄,眾仙環繞,中間天轎上端坐一帶鳳冠、持佛塵,正是華光雷藏寺供奉二十年、由著名藝術家程樹人師兄所繪之南無無極瑤池金母大天尊。此時,耳際傳來一渾厚男聲:關公通告,金母出巡……。其中還聽到一個很清淅的名字:蓮停法師。

出定後,蓮慈上師問法師:今日幾號?
8月2號,法師答。
金母出巡幾號?上師問。
8月16號,法師答。
還有兩個星期,這麼早?上師自言自語,問:蓮停法師的女兒幾號結婚?
8月2號,法師回答。
問答結束,留下一頭霧水的法師怔在當場,今日必有玄機。

8月4日,蓮停法師參加女兒婚禮回廟,向上師敘述此行經過:女兒婚禮定於8月2日,包租了溫哥華外島省會所在地維多利亞市一間別墅,婚禮現場設在別墅外的露天花園。本來以為只是參加一場普通婚宴而已,但是在婚宴當中,我親身經歷了佛菩薩演化的神跡,一定要講出來向大家作見證。我於8月1日抵達舉辦婚禮的別墅後,有一種沉重的感覺,本來就不贊成女兒在農暦七月(俗稱鬼月)舉辦婚禮,現在又遇到陰陰沉沉的天氣,加上婚禮現場的凌亂無序,我的擔憂愈加沉重。我看出親友們也有如此的擔憂,天公不作美,眾人無法盡興,第二天的戶外婚禮能不能順利舉行,還是個未知數。

為了這唯一的寶貝女兒,從幾個月前我就開始報名華光雷藏寺法會的功德主,尤其是最近兩個星期,一連兩次到金母問事房求加持,女兒的婚禮能天地人合,美滿吉祥。現在卻是天要下雨,地上髒亂,人有怨憂,我雖然相信金母的力量,但事實擺在眼前,也不敢太嘴硬,只好保持沉默,低眉持咒。

一夜擔憂自然睡不著,8月2日清晨起得特別早,睜開眼,柔柔的朝陽映入眼簾,望著臥房內瀰漫著千萬縷金光,心情格外舒暢,推開窗,聞著滿園泌人心脾的清新,窗外的庭院一片祥和、清淨,難道是遇到了童話中的一夜奇緣,醜小鴨一夜變鳳凰,昨天的污濁今何在?

值得一提的是,婚禮開始前,有一小插曲,正當司儀宣布婚禮開始時,匆匆趕來一名不在邀請名單之內的特別佳賓――一只梅花鹿前來賀喜,令現場新人及親友驚喜直呼:好兆頭!梅花鹿可是聖誕老人的坐騎,今天來湊熱鬧,肯定憑添一段佳話。婚禮開始後,許多親友因現場溫馨的情緒而感動到流淚,旁邊的人打趣說:又不是你嫁女,你哭什麼?我就是高興,關你什麼事。哭的人也覺得莫名其妙。

在場的人當中,只有我知道,為什麼今天與昨天大不同?為什麼參加的人會欣喜到流淚?因為,我感應到金母來到了婚禮現場,我明顯感應到金母現的樣子居然是華光雷藏寺供奉二十年的那一尊,於是,我拿起手機碰碰運氣,看看能否留下一幅可遇不可求的珍貴紀念照。當我看著手中剛剛一連數張的照片,一張照片上是整個場地被紅光罩住,一張是女兒單獨被厚厚的白光圍繞,還有一張是女婿也被厚厚的白光圍繞……,我也加入了眾人因感動而流淚的行列,感恩金母加持。

事後,蓮慈上師與蓮停法師講述禪定與現實的相應時,聽者無不張大嘴巴,睜大雙眼,已經忘記了讚嘆和驚呼!

後記:事後筆者向蓮慈上師請教緣由,上師說:因為農暦七月拜梁皇懺和瑜伽焰口,大家都很累,但是我們並沒有因為累就忽視一周後的為金母誕賀壽,除了將舉行金母護摩法會及慈善BBQ壽宴之外,還為中國雲南及台灣高雄等地的天災地變祈福超度,同時也將溫哥華華光功德會的年度獎學金頒發及捐白米濟貧、捐賑災善款等善行,都放在為金母賀壽的這一天,之後還要舉行金母出巡、蟠桃會等慶祝活動。眾人的誠意,感動了金母,金母歡喜,法界自然感應,不過這一次竟然是關聖帝君親自統籌金母出巡及壽宴,還真是第一次,看來,這一次與金母結盟的義子女有福了。

筆者恍然:怪不得,我還在奇怪,只不過是人間再平常不過的嫁女而已,值得金母動這麼大的陣仗嗎?現在我明白了,原來蓮停法師的女兒多年前就與金母結盟,做了義女也,等於是金母嫁女,您說能不特別關照嗎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