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學習「水」(上) 文/蓮慈金剛上師

with 尚無留言

《師尊文集導讀》

蓮生活佛文集導讀《小語與小詩》 要學習「水」(上)

文/蓮慈金剛上師

佛在天邊,人在世間,如何能夠「合而為一」?乍聽起來極不可能,但是它是可以的,是可能的,它真的可以造化我們。功夫下得深,鐵杵磨成針。我如今深深的領悟是,我們在修法,在稱主尊的名號,在結主尊的手印,在持主尊的心咒,雖然是在呼喚遙不可及的天邊,但其實我們在修法,不是在呼喚祂,而是在呼喚自己,是在喚醒自己的佛性;我們呼喚的是自己的佛名,呼喚自己的咒語,呼喚自己這一尊佛;這就是密法的奧義。這是對自己所下的最深的覺醒的功夫,是自我的教育,這種教育至高無上,無與倫比,天下第一!我們與祂本來就不分的,本來就是合一的,祂就是我,我就是祂,正如真佛密法所教的,無二無別。
我昨日剛收到師佛最新的著作第287冊《小語與小詩》,上個禮拜六「真佛般若藏」才放了精彩影片介紹這一本新書,我居然已經收到了,真幸運!
我看到了〈要學習「水」〉這一篇。老實說,我這一次拿到這本書,跟過去286本一樣的打開來看,但是,才翻開幾頁,雖然師尊的文字還是那麼美好,句句真理,但是很奇妙的,我第一次有種不一樣的感覺,文字如此美妙,意義依然如此深遠,但是這次居然連同文字之外的那片空白,也深深的觸動我的心靈,這是我拜讀師尊著作前所未有的覺受。
我體會到,固然人跟人的溝通,需要藉著聲音語言文字形象來交換智慧、情趣達到彼此的瞭解;然而心靈得到昇華的瞬間果然是不需要這些的。這樣的體驗是隨著師佛及諸尊經年累月的薰陶點化加持,慢慢靈性上的覺悟的銳變,不知不覺中由有相入於無相,由有形歸於無形,一切自自然然超乎言語文字之外了!
看看師佛為什麼教導我們要學習「水」呢?師佛說:「水有五德:一、清淨一切。二、水力無窮。三、變化無窮。(海、雲、雨、霧、霜、冰、氣)四、自處卑下。五、尋覓方向。」這五種美德,光字面上看,就有很深的深意。確實,水可以洗清一切污濁;水又可以發電;水能自處卑下,給它一個大海的地方,它可以大,給它放在小瓶子,放在廁所,放在水溝,放在爛泥,它都可以自處;堵了石頭或任何障礙物,它也可以改道。因為水有這種種的美德,師佛尊敬老子所推崇的水,(老子自稱「若水」)所以祂也學習「水」的美德。
師佛進一步教示弟子,如何行水的教化?師佛說:「強時,摧破一切業。弱時,自處卑下。」當我們要強硬的時候,可以像水一樣強大,摧破一切黑業。當我們選擇弱的時候,我們可以謙卑低下。祂又說:「柔情似水。動如水。靜如水。」人居然也可以修成這樣,動的時候像水在動,靜的時候也像水一樣靜。「我能適應任何環境(若水)。我清淨如水。提起自在。放下自在。我的思想是『無礙哲學』。到了『若水』的境界,自然能:『容清納濁』。」區區之水居然可以用來教導眾生到這個地步?!太神了!確實,我們看師佛平日作法、行法,就像一尊力大無比的金剛,祂可以隨時隨地幫我們消災擋業,去除一切障礙。因為祂強,五百萬弟子心甘情願去追隨學習,依教奉行;因為祂強,成了我們這一生的根本依止;正因為祂學習「水」的力量。而這一句「弱時,自處卑下。柔情似水。動如水。靜如水。我能適應任何環境(若水)。」我最近也有很深的覺受。疫情期間,很多弟子都不能去西雅圖親近師佛學習,在祂的身邊,弟子的人數跟往日是不一樣的。然而師佛還是照樣的教法不斷,法會不斷,沒有停止,能屈能伸,能動能靜,這不就是修行人「水」的美德?!
而祂的「柔情似水」,我最近也體會的非常深。因為疫情加拿大封關,邊境不開放,所以沒能像往年一樣下去美國。2021年11月底,關口忽然有條件的開了,要72小時以內的核酸檢測,正在研究著如何過關,晚上竟然就夢到師尊出現,要我去問事。這是生平第一次夢到師尊讓我去問事。我已經很久很久都沒有進去祂的問事房。印象最深的一次,是我剛出家,金母說我可以幫人問事,因沒有經驗,師佛就吩咐我到問事房觀摩。那一次是師尊親自叫,這一次是夢中叫。三十年之後去問事,師佛對待弟子的示現給了我很大的震撼,是的,我被師佛奇妙的溫柔氛圍深深震撼到。
2021年12月7日,我一個人問事,卻拿了五個人的問事表進去。因為我覺得我是上師,我一個人去問事不應該,我不能棄有急難的同門於不顧,所以就自以為是的遞了五張問事表進去。接待問事的是年輕一輩的蓮麒法師,長得高大端正,很有學問很優秀的樣子。去的時候我不知道要怎麼樣進去問事房,心裡很忐忑。師尊用完午飯,我趕緊跟在後面,見他們要進門了,我忙追問蓮麒法師:「師尊要我來問事,我該怎麼做呢?」他出乎意料回過頭來說:「在下雨,你把鞋子放在屋檐下,才不會淋濕。」哇!這麼細心的還是第一次碰到!一下子心就安了!
踏進房間裡,好乾淨,地板換了新的,顏色又漂亮,又舒服,整個房子裡充滿了師尊、佛菩薩的靈力,超強超好。法師進進出出很忙,每一個問事的同門都拿了供品來,過一陣子法師出來對我說:「因為師尊問事只有一個鐘頭,我們預約的人事先都已經排好了,你現在有這麼多張問事單,可能時間上會很緊迫。」意思是一個人問事就一單,不要五單。我一聽忙回說:「瞭解。」當下在心裡告誡自己,下次不要這樣造成人家的困擾!難得法師中規中矩,一絲不茍,我當場受教。他對我還是非常的優待,讓我第一個進去。我先等在門外,看著師佛坐在問事桌前,很清淨,很溫柔,很自在,邊搖鈴,口中邊用台語喃喃奉請瑤池金母下降。我的心靈一下子也灌滿了清淨溫暖的上好覺受。我畢恭畢敬小心翼翼的閃進去,啊!桌上滿滿的都是我的問事信,我有一點心裡不安,師佛會不會嫌我拿那麼多單?但是師佛沒有,還是和藹可親的一一解答。我問師佛:「我很久沒有灌頂了,可否請師佛賜我一個灌頂?」我都沒寫求什麼灌頂,師佛也不以為忤,悠然自在的看向桌子上我帶去的那一籃供品,裡頭有花香燈茶果漂漂亮亮裝滿了一籃子。師佛很高興的順手拿了朵紅花,緩緩的剝了一片又一片,共二片花瓣持在手上,說:「就給你灌這個。」我一看祂拿二片紅花,立即乖巧地跪將頭湊上前去張開嘴,由祂將花瓣放入我嘴裡,如獲至寶地把花瓣嚼碎咕嚕吞下肚去。那邊師佛回覆著那封封問事信邊慈悲的說:「很多病啊!」每個人同樣全賜下了好幾道符。桌上物件更多,更亂了,在旁幫忙拿符的蓮麒法師忙到手忙腳亂。天啊!還有三個人要燒紙金,每個人的符又不可混在一起,我趕忙站起來湊前用問事信把符一封封分別包起來。師佛有求必應,溫溫柔柔,求什麼加持什麼,又快又準,有條不紊,精神飽滿,完全不被我們影響絲毫,穩如泰山,卻又春風自在。待五封問事信都問完了,師佛仍像彌勒佛般笑咪咪的看著我,而我這個笨弟子就抱著那一堆信跟師佛頂個禮,小聲說了句:「我回去了!」咻!一溜煙跑了。
經師佛這一看似不經意的灌頂,我現在看到這篇文章,再回想起當時的情景,恍然大悟,祂對眾生真的隨時可以「柔情似水」,可以動如水,靜如水,完全無礙自在,適應任何環境,適應任何一個帶業的眾生。我也終於能夠清清楚楚看明白,祂的修為已是達臻爐火純青任運自如的無上境地了。反觀我們凡人想要強的時候,不是裝得像個無敵鐵金剛,就是像個咬人的惡犬;而想弱的時候,心裡是萬分委曲,萬不得以才被逼弱下去的。原來真正要修到「若水」的境界,是提起的時候是自在,放下的時候也是自在。以身為弟子的理解來看,密教「空性」「自如」「自在」即是道家返樸歸真至高靈性的「自然」。師佛當日意外地賞「紅花」給弟子,弟子吞下肚的灌頂,豈不猶如一滴小水滴回歸入大海,一次師徒間「若水」的「自然」因緣交融?!
頂禮恩師蓮生佛!嗡。咕嚕。蓮生悉地。吽。

Leave a Reply

four × 3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