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文集導讀-第288冊《一籃子奇想》 一籃子奇想(上、下)

with 尚無留言

《師尊文集導讀》

蓮生活佛文集導讀-第288冊《一籃子奇想》

一籃子奇想(上、下)

文/蓮慈金剛上師

最近有人問禪定怎麼修?氣怎麼練?其實,我們跟著師佛學密法學了很久很久,才稍微能定一定,禪定不是三言兩語可以教的。尤其在密教每一個加行都要灌頂,何況是艱深的禪定。至於練氣更麻煩,少則十年二十年,多則終生練,要看根基。世間有多少氣功師,教人練氣,但是將來他自己也不一定能往生,練氣只是練身體,我們要福慧雙修,修智慧,光修禪定,不一定能成就,師佛說修到四禪者還是會下地獄,無解脫智慧故。所以密教用漸進引導的方式,修一加行、二加行、三加行、四加行,每加行做十萬遍,修到圓滿數,這是密教傳統的修行方法,西藏都是這樣修的。我們真佛宗的弟子是全部奉送,一次教修四加行,甚至六加行,理當要更加腳踏實地努力去修加行,才可以進入正確的智慧禪定,而非外道定。
師佛在第288冊《一籃子奇想》書中有一個系列,題目就叫「一籃子奇想」,其中系列之六這篇跟我們頗有關係,很有意思,很實用,是關於睡覺和禪定的。師佛說:「我發覺,我年紀越大,越容易入睡。」一般是越老越不能睡,最近也有道伴抱怨晚上不能睡覺,進入五十歲,晚上忽然很難睡。問醫生,醫生只輕描淡寫地說,是一般老化現象,進入老年不能睡覺是很自然的。師佛卻說祂年紀越大越容易入睡,這是逆齡的現象,「一上床,一躺下,還來不及修『眠光法』,就已經睡著了。或是,才修一半,就睡熟了。」我就念「『往生淨土,超生出苦,南摩阿彌陀佛!』這一句還沒有念完。我已失去知覺。」師佛躺著能睡,坐著、站著、靠著牆也能睡,我們都有見證過,師佛禮拜六在西雅圖法座上,常常說祂睡著,這是怎麼回事?「因為只要我,一放空,就不知道東西南北了。」這裡講出一個睡眠的祕密口訣,原來祂是「放空」!祂說我聽到很多人都跟我抱怨:「年紀一大睡眠不好了!睡眠品質差!分段睡眠!一個晚上起來很多次!一醒來就睡不著!很難入睡!……。」這種種的抱怨,聽起來是不是很耳熟?有要靠藥物,吃安眠藥才能睡著,甚至吃安眠藥還是睡不著,這是最慘的。現代人晚上難以安眠,成了普遍的現象。「一個精神科醫師對我說:你看看外面走的人,三個人之中,就有一個是睡眠有問題的。」
且看師佛教我們的入睡的口訣。祂說:「不要想太多。」為什麼不能睡?胡思亂想,想得整天腦袋不能休息。衹要「淨空」,就容易睡了!「萬物的本質是一樣的。無事。」口訣就是「無事」。接下來這句非常特別又非常警醒。「先學會睡眠,就會學會禪定。」想要學禪定?那得先看你懂不懂得睡覺?如果睡不著,禪定就沒辦法掌握了!意思是禪定跟睡眠是很接近的。「這句話,並不荒唐。每一次,我上法座。很多弟子在法座下,看著法座上的盧師尊,總會有一個疑問?盧師尊一動也不動。雙眼閉起。是睡覺?是禪定?」我們台下的有沒有這個疑問?有的。師佛回答:「有時睡覺,有時禪定。」沒有一個祖師會坦承祂修法時在睡覺的。師佛是唯一真實又沒有祕密的祖師!祂解釋:「睡覺是進入另一個世界,忘卻一切。」在睡覺當中真的不是你了,進入另外一個世界,忘卻一切,什麼都不知道。那禪定又是什麼?祂告訴你:「是在睡與醒之間。」睡是什麼都不知道了,醒是神智清醒,而禪定是在睡覺跟清醒中間,這個要花大功夫去拿捏的!既不是睡著,也不是清醒,又不是昏沉,也不是掉舉,昏沉最後就是睡覺,掉舉就是精神亢奮都沒有辦法進入禪定。禪定等於是在調內心的思慮動靜。定是「止」止念,完全沒有念頭。禪是禪那「淨慮」。師佛對禪定的解釋又是什麼?「禪定是種最細的心。」密教將禪定分成九個次第。最細的心是怎樣達到的呢?它是「保留了一點覺察的力量」,而且「精神專一的狀態」,也就是佛陀及師佛常常說的「制心一處」。心能夠控制在一處,控制在專一的狀態,保留一絲絲覺察的心智時,才是微細的甚深禪定,需要終身細水長流不斷的學習揣摩,直往內心去調御修練。
師佛接下來更直指禪定的口訣──「無事」「無心」。「有事」「有心」就有煩惱,當然不能進入「淨空」,這看似簡單的禪定口訣其實是大不簡單的。「我自發覺到,當我進入『專一』的時候,再將專一忘卻,就進入『0』的世界,此時的『小我』是不存在的。」足見小自睡眠的世間法,大至解脫的出世法原理其實都是相通的。
另一篇,師佛在「一籃子奇想」系列之四,寫到老子說:「為學日益,為道日損。」這可是修道人的座佑銘呢!老子又說:「為道日損,損之又損,無為而無不為。」什麼叫做「損之又損」?意思就是「丟掉!丟掉!放下!放下!」越來越少的意思。前句講「為學日益」,益是增加,做學問要越來越多,而「為道日損」,修道要越來越少,這與我們的想法顛倒,為道要丟掉!丟掉!放下!放下!一直丟光了!就進入了老子所謂的「無為」的狀態,以「無為」的心性來「為」天下事。修到最後「與道合一」即是「成道」,也就是進入師佛講的「宇宙意識」。所謂「宇宙意識」即佛的境界,進入宇宙意識,自然放光遍照!
所以,光修禪定,沒有修到真正明心見性,修死禪是沒用的。從前禪宗馬祖道一祖師在沒有成就前,整天專修禪定,師父有一天提問:「你在幹什麼?」他說:「我在禪定。」師父也不講話,走到一旁拿了一塊磚頭,就開始磨磚。馬祖道一感到奇怪,問:「師父你在幹什麼?」師父:「我在磨磚當鏡子。」「磨磚怎麼可以當鏡子呢?」師說:「那你禪定怎麼可以成佛?」馬祖道一是上根器者,一聽就開悟了。這典故是告訴我們,「定慧等持」才不會落入頑空。
「一籃子奇想」系列之五,師佛續寫道:我的「一籃子奇想」,原來是「無想」。祂這是順著眾生的思想模式來寫的,是以世間法來教你出世間的法,我們的習性,是一定要想的,祂卻叫我們「無想」,那「無想」的好處在哪裡?「天天都很歡喜。沒有煩惱在心頭。內心自然放光遍照。純純的。淨淨的。」這完全是師佛修行的寫照,祂每天歡歡喜喜,沒煩惱,內心純純淨淨,自自然然放光遍照。「我把一切的習性,全化為無。」有習性有習氣,怎麼甩掉它?因為亂想,習性跟著它轉,無想的時候,習性自然就沒有了,就是這麼簡單。「無為而無不為。有所為也是無為,不為什麼而為。很少有東西令我生起欲望,我已遠離了欲望。」祂進一步告訴你,所謂「無為而無不為」,意思就是有所為也是無為,不為什麼而去做,心中不去想我要做什麼才能達到目的,我要做什麼才能怎麼怎麼樣,做了也等於沒做,那才是自然,合於道。這道理《金剛經》釋迦牟尼佛講,道家也講,都是一種至高的解脫的心靈境界。修行是修心,心不住相,處於任何情境自皆清淨無染。師佛的心境是「已經沒有好人、壞人之分;沒有善與惡,沒有是與非,沒有對立。」「很少有東西能叫我動心。」圓滿覺悟時是一不是二,完全沒有對立的,也是如如不動的。如果菩薩會動心,就不叫做不動地菩薩。「我不是沒有智慧。而是有智慧而不用。」弟子們不要以為可以騙祂,其實騙的是自己,壞的是自己,佛前造業,業障重中之重,千萬不可近寺欺佛。解脫的聖者,是「就算用,也是無為而用。」
最後,我們來看看師佛的奇想是什麼?祂籃子裡裝的是什麼?「我的奇想是:自然。空明。法爾。雙運。任運。」原來,這一籃子全部都是解脫的境界,「佛性」的代名詞。「我實實在在的告訴大家:金錢我已不欲。美色我已不欲。名位我已不欲。來是自然來,去是自然去,來去之間,也無執著。」關鍵字是「去執」,完全沒有執著,才能超越一切。
  「那一年,我回到台灣。我遇到幾位很早期的皈依弟子。他告訴我:盧師尊!我已經不是你的弟子了!我說:很好!你去了哪裡?他答:我先皈依了妙蓮老和尚,後來皈依了惟覺法師,我覺得,獲益良多。我說:非常好,要精進哦!又,有一位有錢的夫人告訴我:我現在是慈濟的榮譽董事,我已經不是你的弟子了!我說:很好!要學習捨無量哦!她問:什麼是捨無量?我答:怨親平等捨。(不要有分別心的佈施)又,有一位學識高的佛學弟子對我說:我去了法鼓山,我離開了真佛宗,很早就沒有修真佛密法了!我說:很好!你學到什麼?他答:空。我說:是的。我就是空,空就是我。記得要融入哦!融入空,無念而念。」這是一位修到究竟的「無心道人」,普度眾生的大菩提心行儀示教。

我覺得我們真佛宗的佛子,今生得蒙師佛根本上師接引,從世間父母師長的手中接過去,承擔最艱深的教育灌溉,讓人人成就脫胎換骨超凡脫俗的一介佛子,這是最了不起的大導師的大悲願力。對師佛的敬愛跟感恩,真的是沒有辦法用言語來表達,正所謂寸草難報三春暉!佛恩難報!
現在翻閱師佛的書,每一篇都是珍貴無比的了義、圓滿覺證的大智慧。看似平白無奇,實句句玄機。既契合我們平常的生活模式,又能啟發我們跳脫生活的框框。且看「一籃子奇想」系列四:「我這一生,有一件比較與人不同的是:我到了七十七、七十八歲,我沒有手機,我沒有電腦。……」大家有手機電腦嗎?有!不止一個!師佛說祂什麼都沒有,但是祂的智慧是天上天下什麼都知道,祂是大福金剛,最富有。
  「我很單純的想,我只想過安靜的日子,我一直很安靜。」「安靜」這二個字,我最近也有很深的覺受,師佛真的是這個樣子,不管祂跟我們一起唱歌,一起吃飯,一起聊天,或是在法座上有力的演手印,滔滔不絕的開示,我都能感受到祂是一位內心極為安靜的人。不管在任何場合,任何情境,祂的內心都是寂然無動安安靜靜的大成就者。
  「當然,我知道智慧型的手機,其功能是涵蓋了整個人生了……我喜歡老子的一句話:為學日益,為道日損。寫成白話:你要學識好,就要努力增長你的知識。你如果想修道,就要一天一天的放下你的想念。」意思是求學是增加,修道是減少。我們都是上了很多年的學,我們都經過苦讀苦背苦記的痛苦的學生時代,小學、中學、大學,碩士、博士……,還有更多的科學家不斷的研究,醫學家也不斷的在精進,總有學不完的知識。而修道原來卻是化繁為簡。那要如何度日?!「我不想看太多。(眼)不想聽太多。(耳)不想嗅太多。(鼻)不想吃太多。(舌)不想勞太多。(身)不想想太多。(意)」這是眼耳鼻舌身意的簡約。「我不想賺更多的錢。(財)不用情太多。(色)不考慮地位的問題。(名)吃東西愈簡單愈好。(食)我也不想睡太多。(睡)」這是財色名食睡的概念。完全跟我們要的不一樣。我們要看很多,聽很多,包打聽;我們喜歡嗅,喜歡好味,喜歡美食;喜歡動,要到處跑,到處鑽,到處看;我們要錢越多越好,色愛越多越好,名利越高越好,財色名食睡樣樣不能少。
  「我只認真做三件事。寫作。畫畫。修行。」我們都知道,到目前為止,師尊寫了至少290冊著作,每二個月完成一本鉅作。這是多麼了不得的多產作家,永遠有寫不完的靈感。每天畫畫也是靈思泉湧,佳作不斷。修行?祂每天從早到晚都在修,無時無刻不在修,沒有停止。最近我問師佛:您每天這麼辛苦,您一天睡多少時間?答:不超過五個鐘頭。祂每天都是二、三點作完千艘法船超度晚課才睡覺。一早起來就又開始一天的課程,寫書、運動、大禮拜、加持眾生、問事、畫畫、開示,祂的生命和時間統統都用在化育眾生的佛事上。所以,祂說:「我的生活很簡單,範圍越來越小,我不是在家。就在廟。」在身邊的我們都看到,師佛只有二個點,從家裡開車到廟,然後再從廟開車回家。最近我在疫情趨緩邊境通關後再去西雅圖更加發覺,不管祂說什麼,即使講笑話,或家常閒聊,也無一不是在點醒我們。上個禮拜天我下去西雅圖護持師佛的法會,午飯後我跟師佛說我想請師佛的畫寶。我覺得祂的畫每一幅境界都不一樣,想把它請回來供奉紀念,不是義賣,是當做鎮廟之寶。我心想自己是不是有些貪心,會不會被責怪,在師佛面前,我覺得表現什麼好像都不恰當,很笨拙。師佛卻說剛好畫童請假,暫時不能畫了。一聽心想完了,不行了!緊接著師佛竟說:山莊裡的畫你喜歡就隨便挑一幅吧!我一聽,當場矇了!傻眼了!這與我設想的不一樣,我想是祂給我畫一張,然後我拿那張畫自己去裱,結果師佛竟讓我任挑一幅人家牆上掛得好好的畫?!師佛接著又推薦說:偏門走廊那邊有一張「鵝」畫很好,去看看喜不喜歡?我一想「鵝」?難不成我就是「呆頭鵝」?!師佛還一再催我:你去看看就知道了!我這個大笨鵝還是跑去看,噢!兩只鵝戲水圖。有上師在一旁說:那是我們財庫位的畫,是寶來的!我一眼又看到畫上寫著1996年,我終於心動了,很高興的叫:這是骨董啊!師佛說:是啊!我現在已經淪落到要變賣我的骨董了!還開心的催說:拿下來!拿下來!又細心地吩咐:彈一彈畫上的灰!我定睛仔細一看畫上印有三個印章,還有師佛的題詩:「漠漠天絲織野空,碧紗斜捲池塘風,漣漪如珠玲瓏綠,雙鵝嬉戲在其中。」活脫似古代大詩人的風雅畫作!還配著一個好大好貴重的畫框!大家邊觀賞,師佛邊解釋說:鵝是大梵天的座騎。原來一個念想,竟讓我賺得缽滿盆滿!當場好多同門都對著它喀嚓喀嚓照個不停!得勞師佛提醒:快點拿去車上,快點拿去車上!
更神的是,自那天拿了鵝畫掛上真佛樓後,窗外時不時會傳來前所未聞響亮有力的加拿大鵝(雁)的叫聲:鵝!鵝!鵝!三秒後又立即雁過無痕,音消影匿。
從此我經行時,眼瞥陪在一旁的畫中鵝,耳聽外頭如拉警報的鵝叫聲,畫趣畫味十足。某天,蹀踱當中,竟忽然醒悟了當年百思不解的一段禪宗公案:「徒問師:和尚,您往生後往何處去?師答:做山下的一頭水牯牛。」哇!真應了一句俗話:天公疼憨人!中大獎了!
師佛:「對過去,看成逝去的夢。對未來,沒有期待。」「沒有期望,就沒有失望。」真是平地一聲雷,太有道理了!現實生活中,我也注意到新聞媒體網路報導,現在的日本很流行一種「極簡風尚」的生活方式。趨向過一種很簡單很簡單,沒有欲望的生活。日本很多年輕人不結婚,睡地板,沒有家俱,四壁空空,在這物質爆發的時代,還是有一群人想要解脫世間太多的束縛。所以,要的越多,煩惱越多;希望越高,失望越重。安於現狀,體念無常,沒有期望,自可以超越無常。「每一件事,都是最完美的安排。我沒有手機。我沒有電腦。我過的生活很單純,不複雜。可以說『無為道人』。我是:心無所住。」是的!生活中實踐單純又簡單,最終自自然然成就了一位無為道人。天天快樂又平安。

Leave a Reply

nine + 8 =